甄子丹不拍功夫片 还会有下一个《叶问》吗?

        时间:2019.12.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 柯诺

        甄子丹宣布不拍功夫片


        1905电影网讯 甄子丹叔叔,您会拍《少年叶问》吗?”

         

        “甄子丹叔叔刚刚说了,我正式公布不演功夫片了,但是我在幕后会继续做功夫片的幕后工作。如果要拍《少年叶问》,你有兴趣,我第一个考虑你。”


        这是前几天,甄子丹在2019中国(佛山)大湾区功夫电影周影展开幕式上,与一位习武小朋友的对话。


        活动上,甄子丹携新作《叶问4:完结篇》提前与佛山观众见面,他说,“我拍了37年,78部电影,大部分是动作片,《叶问》是最好的代表作。”


        《叶问》系列正式落幕,甄子丹也选择告别功夫片,不再拍摄功夫电影。



        他认为功夫片最难拍也最难演,除了要有好演技,还要有中国功夫的好底子,“我喜欢在每一部电影里寻找突破和挑战,但是我在功夫片里寻找突破的这条路,已经差不多了。”

         

        不拍功夫片,不代表不拍动作片。甄子丹解释,功夫片是动作片里的其中一种类型,他还是会继续拍警匪片、动作喜剧等其它动作电影。



        《叶问4:完结篇》在12月20日全国公映,首日票房破亿,第二天破2亿,单日票房连续排名第一,力压同档新片《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只有芸知道》《半个喜剧》



        从2008年第一部《叶问》上映至今,这个十年传奇IP的热度持续不减。甄子丹的一句“我要打十个”在当年掀起功夫电影的新风潮,咏春拳和叶问成为人们一时谈论的话题和焦点。

         

        很多电影人也相继投入创作叶问题材的影片,邱礼涛的《叶问前传》、《叶问:终极一战》,王家卫《一代宗师》等。大银幕上,“叶问”如旋风般席卷而来。


        《一代宗师》和《叶问前传》

         

        李小龙在上世纪70年代带动起拳脚真功夫片,如果说“黄飞鸿”是90年代拳脚真功夫片的代名词,那么,这10年来的代名词就是“叶问”。

         

        “叶问”IP的兴起也影响了业内拍摄了一大批真功夫片,《四大名捕》《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绣春刀》《师父》《卧虎藏龙:青冥宝剑》《三少爷的剑》等,口碑却参差不齐。

         

        近年来,这类功夫电影在数量和质量上也都明显下滑,功夫片不再是头部市场热衷投资的电影类型,而是流行于网络电影平台,粗制滥造,肆意生长。


        功夫片盛行于网络大电影

         

        当《叶问》系列完结,甄子丹退出功夫片,中国传统功夫片将何去何从?


        在2019中国(佛山)大湾区功夫电影周上,动作电影人和功夫片研究专家纷纷在论坛上建言献策,指出当下功夫片的问题,也为未来发展提供了一些思考和方向。

         

        功夫明星青黄不接,下一个“甄子丹”在哪?


        在功夫电影高峰论坛上,《叶问》系列制片人黄百鸣自豪地说,“甄子丹去了美国、欧洲,人家不叫他Donnie Yen,而是叫他IP Man(叶问)。好莱坞有一个Iron Man,我们中国有个IP Man。”


        黄百鸣

         

        黄百鸣在投资拍摄徐克《七剑》时,签下了甄子丹,他说是因为甄子丹的敬业态度打动了他,“很多大明星没有他的档期就马上跑掉,只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留在天山拍摄,他就是甄子丹。”

         

        “以前我签甄子丹的时候,那些老板都在笑,说‘神经病,为什么签他呢?要红早就红了’。”黄百鸣与甄子丹签下了三年三部电影的合约,一部《叶问》就让甄子丹一炮而红,“后来这些老板排队请他演戏”。



        甄子丹与“叶问”相互成就。他把这个传奇人物带到公众面前,让更多人认识了咏春,这个角色也让他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入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并逐渐跃升成为国际功夫巨星。

         

        黄百鸣坚定认为,要拍一部成功的功夫电影,最主要的是演员,一定要找到真功夫的演员才能拍成。



        但是,功夫片如今已经出现严重的动作演员人才断层问题。

         

        甄子丹今年56岁,比他年纪稍小的功夫明星,如吴京,在《杀破狼2》后不拍拳脚真功夫片,改拍军事题材动作片《战狼》系列。



        赵文卓近年主演的《荡寇风云》《功夫联盟》,表现不温不火,之后拍摄功夫题材的网络大电影《黄飞鸿之南北英雄》,更加不成气候。



        被视为甄子丹接班人的张晋以张天志一角在《叶问3》中登场,之后主演衍生电影《叶问外传:张天志》,但还是撑不起票房和口碑,功夫巨星之路磕磕绊绊,缺少经典代表作。



        成龙洪金宝等功成名就的老将仍旧拼在第一线,他们合作的年轻演员要么是有流量的偶像明星,没有真功夫。要么是有功夫底子,却缺少知名度。

         

        他们也在内地培育了一大批年轻动作特技人,虽然人才丰富,开工率高,但真正能接班的少壮动作电影演员还很稀缺。


        成龙新片《急先锋》

         

        著名演员、武术指导钱嘉乐在动作演员人才培养论坛上说,现在全世界都可以用后期制作出很多很好看的动作片,但出不了一个动作巨星,“因为没有人能真的从8楼、10楼跳下来。”


        钱嘉乐

         

        钱嘉乐透露,现在年轻人普遍不喜欢干这一行,也缺乏以往龙虎武师吃苦耐劳的精神,“培养一个动作巨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产生的。要经过很长的培育、训练,还有机会。”



        动作演员要出头,除了自身要持久坚持和努力,还要在传承功夫的基础上突破创新,打造个人的特色和风格。

         

        比如李小龙的电影里有打不倒的民族精神;成龙把功夫融入喜剧,诙谐的戏剧感十足;李连杰用北派功夫大胆诠释南派武术家黄飞鸿;甄子丹把近身格斗拳拳到肉的动作风格与咏春相融为一体。


        《黄飞鸿》

         

        目前大环境也没有规律性、规范性地培育下一代动作演员,钱嘉乐指出,“很多投资者说这么贵拍一部动作戏,肯定要找成龙、甄子丹才稳妥,所以新人越来越难有机会。”

         

        因此,香港资深电影监制、动作演员杨盼盼在论坛上就建议,要借助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发展,搭建起功夫动作演员人才发展平台和人才成长的产业链条。


        资深动作影人杨盼盼

         

        她认为政府要引导,市场要培育,要为功夫演员人才提供成长土壤,集聚一批培养基地、演艺学校等源头单位,并加强与武术界的协作。


        同时,要让功夫动作演员不断学习、更新理念,从文化教育、文化传承、创新发展中提高功夫动作演员的站位和高度。


        “功夫+”电影盛行,真功夫片还有突破口吗?


        在电脑特技的冲击下,拳脚真功夫片一方面与特技结合,转换成反实战的动作样式,比如徐克、程小东现在所拍摄的古装武侠片。


        程小东电影《诛仙 I》 

         

        另一方面,功夫片也与其它类型杂糅,出现了大量的“功夫+战争”,“功夫+爱情”,“功夫+悬疑”,“功夫+漫画”等,“功夫+”成为创作趋势,也为功夫电影注入了新活力。

         

        但是,如《叶问》系列这样纯正的拳脚真功夫片依然会存在,难题是该如何焕发新的生命力。



        《叶问》之所以能崭露头角,其中原因就是在动作设计不断推陈出新。第二部,甄子丹用咏春拳与洪金宝的洪拳在八仙桌上对打。第三部,他在电梯里对打泰拳,在《叶问4》中,他又对上了太极拳。


        《叶问2》甄子丹PK洪金宝

         

        不过这也带来了问题。在后三部里,叶问一定会和传统功夫流派的代表人物对决,再和西方洋拳,如空手道、拳击等高手一决高下,整体系列陷入同一种武打模式和套路,难免会令观众审美疲劳。

         

        成龙也曾经在采访中指出功夫片面临的类似问题,“传统武术指导行业如何更新血液、怎么融合新出现的动作体系,这些方面还需要我们去积极尝试,努力解决。”


        《叶问3》


        《叶问》系列的另一大成功原因是丰满了叶问这一历史人物的性格特质。电影里的他,既有爱妻儿、顾家的好男人形象,不求战也不怯战的态度更集中反映了中国传统武术家的武德精神。



        可是随着系列故事的推进,叶问每一次都要与外国人对打,电影的表达层面也一直停留在民族之间的歧视和正邪两立的脸谱化对立,欠缺深度。



        很多真功夫电影在主题、内容和呈现形式上也一直缺乏创新。在功夫电影融合发展论坛上,不少研究学者也对此提出他们的看法。


        影评人列孚建议功夫片创作者学习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在功夫片中注入家国情怀与更加宏大、深邃的命题,“王家卫不是拍真的叶问,而是去探讨中国的武术问题、中国功夫的文化问题。”


        《一代宗师》

         

        “近20年来的功夫片,在艺术风格和视听语言上的发展和进步极为有限。”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索亚斌认为,南派功夫片一直没有重大突破,近年来的亮点则是徐浩峰导演的一系列北派功夫片,如《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师父》等。



        “他的作品逐渐在真功夫和视听语言、观赏性之间找到有新意的平衡。他的动作设计和镜头语言明显不同于香港导演充分经过舞台化和表演性改造的风格,而且有独特的价值观做支撑。”

         

        索亚斌认为,现在很多功夫片都是武术指导做导演,动作设计虽好,但人文修养不够。要有既懂功夫历史发展,又懂电影的视听语言,同时具有人文深度的导演作为创作的主导者和灵魂人物,这样功夫片才有更好的未来。


        徐浩峰新片《诗眼倦天涯》

         

        据统计,关于黄飞鸿的电影迄今已拍摄111部,数量惊人,这也侧面反映出中国功夫片挖掘历史人物不够全面,只聚焦于某几个重要角色,题材趋于同质化。未来,创作者应加大力度开发新人物和新故事。


        功夫片三大经典形象:黄飞鸿、李小龙、叶问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侯光明还指出,在新形势下,以现代化管理、标准化制作、国际化的分工以及专业化、规模化、类型化的要求来重塑功夫电影,走功夫电影工业化之路,是功夫电影高质量、高水平发展的题中之义、必由之路。

         

        全国各地林立不少武术学校,但是没有一间功夫电影学院培养专业化人才,也没有一座功夫影视城提供功夫片剧组拍摄,这些都是功夫电影工业化可以完善的部分。



        功夫片是中国对世界电影的最大贡献,从功夫明星的培育模式到功夫片拍摄的形式与内容,都需要不断革新。

         

        甄子丹与《叶问》的落幕不代表拳脚真功夫片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它定格了辉煌时刻,也必定会开启下一个功夫明星与功夫电影的新时代。

        柯诺